陈庄之战

编辑:多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9 22:18:26
编辑 锁定
陈庄之战(1939年9月) 1939年(民国二十八年)9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八路军第120师在河北省平山县陈庄地区对日军独立混成第8旅团的战斗。
中文名
陈庄之战
时    间
1939年9月
参与者
中国八路军第120师
地    点
河北省平山县

陈庄之战简介

编辑
25日上午,驻河北省石家庄及正太铁路(正定至太原)东段的日军独立混成第8旅团第3l大队及灵寿、正定等4个县的伪警备队,共1500余人,在水原旅团长指挥下,由灵寿县出动进占慈峪镇,并采取所谓“牛刀子战术”,奔袭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南部重镇陈庄,寻机与八路军主力作战。 这时,八路军第120师主力在贺龙师长、关向应政治委员率领下由河北省中部地区转移到唐县西北的口头镇、南北城寨、牛家下口、程家庄、南北谭庄等地休整,即决心以诱敌深入的手段,集中优势兵力,消灭该部日军于运动中。 26日拂晓,进占慈峪镇的日军向该镇以北的南五河、北霍进攻,受到第120师第719团的阻击,于当日下午退回慈峪。27日拂晓,日军1100余人轻装由慈峪沿鲁柏山及牙头山南麓经南燕川、湾子里、长峪偷袭陈庄。该部日军在进到南沟时,遭到抗日军政大学第2分校第1大队第7队的阻击。日军经战斗后于11时占领陈庄。 第120师判断占领陈庄日军孤军深入,无后勤保障,必将迅速撤退,于是在预计日军撤退的道路上设伏,集中主力歼灭日军。27日夜,第120师以小分队袭扰陈庄日军,使其彻夜不安。28日晨,日军焚毁陈庄房屋后,向东撤退。第120师独立第1支队一部节节阻击。10时许,日军全部进至冯沟里、破门口地区。第120师第2团顽强阻击日军。接着第120师主力完成了对日军的四面包围。第716团、第2团、第4团、独立第1支队等从四面八方对日军展开猛烈攻击。战至14时,日军被压缩在3个小村庄和几处小高地上。 当日晚;第120师对日军发动总攻,至23时,将日军分别包围在冯沟里、破门口两个村内。当日,灵寿和慈峪日军出动800余人增援,被第120师第719团阻于白头山地区。29日凌晨,日军突围抢占鲁柏山西侧高地和石佛峪西山,又遭到晋察冀军区第4军分区第5团的截击。接着,第120师追击部队赶到,前后夹击日军。战至下午,日军除数十人逃回慈峪外,其余全被消灭。

陈庄之战背景

编辑
一九三九年,随着日军对华战争重心向敌后解放区战场的转移,华北敌人颁布了“治安肃正计划”,在军事上提出“巩固点线,扩大面的占领”的方针。加紧了对我抗日根据地的“扫荡”。日军继春季对易、满、徐地区四次大举进攻的被粉碎和夏季在大龙华及雨季“扫荡”中遭受惨重失败后,经过充分准备。特别是在战术上经过多时研究。于九月下旬又开始了以陈庄为目标的向我北岳区腹地展开的秋季大“扫荡”。
陈庄,位于河北省灵寿县西北部鲁柏山西侧、慈河北岸,距县城九十华里。是晋察冀边区的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要地。晋察冀边区政府、公安总局、边区银行、抗大二分校、一二○师供给处、灵寿县人民政府等许多后方机关曾住于此,成为太行山区坚持抗战的坚强堡垒。敌人恨不得一下子踏平这块根据地,曾四次派飞机轰炸。一次用重兵进攻。俱都未能奏效。此次,日军大量集结兵力,要车要夫,进犯北岳区的消息被我侦察后,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一二○师政委关向应通知由冀中转移到灵寿、行唐交界进行整顿的我军一二○师三五八旅的四团、独立一旅的二团、独立一支队和七一九团(即津南自卫军)等部。要部队在边区军民协助下,粉碎敌人的扫荡。同时又通知各地方武装,后方机关、学校、团体和群众,做好反“扫荡”的准备。获悉日军进犯的消息,正在冀中的八路军一二○师贺龙师长率一二○师师部和七一六团,日夜兼程,于九月二十四日进到行唐的南、北城寨,晋察冀军区第四军分区五团亦由驻地平山的阎庄奉命赶来参战。358旅长张宗逊率旅战斗指挥部前抵团级指挥部指挥陈庄战斗。晋察冀四分区派出分区司令部侦察通讯 科科长到张旅长战斗指挥部协助战斗协同保障。

陈庄之战详细过程

编辑

陈庄之战战前准备

九月二十三日,守备在平汉路石家庄、正定、无极、行唐、灵寿等地的日军混成第八旅团步兵独立第三十一大队及驻防上述各地的伪军守备队各一部约一千五百余人集中在灵寿城内,二十五日拂晓,由混成第八旅团长水源少将率领,自灵寿城向北进犯。从灵寿城到陈庄,除绕行的几条路外,主要道路是经慈峪镇到陈庄。因此,贺龙师长经过对各方面情况周密分析,决心抓住敌人孤军深入的弱点,利用陈庄地区的有利地形,将其歼灭。具体部署:命令部队以一部兵力正面牵制,节节阻击,诱敌深入。并将敌诱至我予设战场,而后集中主力部队围而歼之;同时,确定三五八旅四团进至行唐口头镇以南地区。向曲阳、行唐方面警戒,其余各部集结于南谭庄至岔头一线的慈河两侧山岭上,布成口袋陈,以待来犯之敌。

陈庄之战战斗经过

九月二十五日黎明,敌人浩大的“讨伐队”一出灵寿城就遭到我第八区队和灵寿县基干队的骚扰,公路上埋下的地雷不断在敌群中开花。在慈峪附近,我只有四分区五团的少数部队担任警戒,敌本可轻袭,但它却象武装示威游行一样,动用全部火器向慈峪镇作正式进攻。七时,遂占慈峪。我七一九团奉命迫近敌人,且战且退,诱敌深入。日军以猛烈炮火作掩护,由九百多人向我阵地冲击,至十七时相继占领北霍营、南、北伍河,但进占南谭庄后便停止了前进。是夜,七一九团以柏头山为依托几次向南谭庄之敌发起攻击,诱敌出战,而狡猾的敌人只以火力还击,却不肯前进一步。
二十六日,天刚蒙蒙亮,敌鬼鬼祟祟地隐蔽前进。埋伏在北霍营至南、北谭庄一带的七一九团在八区队和灵寿、行唐两县基干队的配合下,顽强阻击。十六时,南、北谭庄、西伍河和北霍营一线的敌人突然出人意料地全部退回慈峪镇,并将大炮辎重等笨重装备运回灵寿城,伪装撤退。敌人经过两天的进攻,遭到我军有力抗击,以为已把我军主力吸引过来,达到了调动、欺骗、迷惑我军之目的,为奔袭我后方创造了条件。于是在二十七日拂晓前,除留四百余人守备慈峪镇外,主力一千一百余人避开我方主力轻装沿鲁柏山小路急进,经南燕川、湾子里,翻越秋山,经长峪直奔陈庄,沿途遭我四分区五团、抗大二分校一部的阻击,迟滞,于十一时袭占陈庄,敌之侵占陈庄,得意至极,敌大队长田中大佐吹嘘道:“不经大的战斗而占领陈庄,这是指挥者的天才”。我军指挥部判断,敌系孤军深入,北无据点接应,南边接济也十分困难,在陈庄不可能久留,要抓住敌人回窜时的战机布置阵网,坚决把它消灭掉。为了全歼进犯之敌,贺龙师长在当地村干部带领下,亲自到横山岭查看地形后指示我军除留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及地方武装继续控制柏头山、北谭庄以南地区,严密监视慈峪镇的敌人外,主力部队七一六团、二团和独一支队等部沿大路向陈庄方向疾进。下午,各部先后到达陈庄外围。根据敌人此次行动与以往不同的特点,我军也改变了以往在敌人来路上设伏的打法,确定以二团和七一六团的在陈庄以东占领慈河两岸高地,严密控制敌人东逃的大路。为防万一,由独立一支队派一个营逼近陈庄以南的长峪,截歼可能从原路逃跑的日军。独一支队另一部顺大路向陈庄靠拢,占领陈庄东侧的七祖院,与敌保持接触。四团留一个营负责向行唐、曲阳方向警戒,主力则在岔头以东集结待机。师部在刘家沟,师前指和三五八旅、独一旅指挥所移至南台头。敌人虽然占领了陈庄,但陈庄的群众和附近的机关学校早以转移。八百多户的集镇上,看不到一个百姓,找不到一粒粮食。而满街的墙壁上都涂写着大字日文标语: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当天夜里,敌人立足未稳,我独一支队和抗大二分校一部和地方武装分别从东、西、南三面,不时地对敌人进行骚扰、袭击,日军抓不住老百姓,搞不到粮食,得不到任何情报,只在村里盲目射击。
二十八日早晨,陈庄镇的上空腾起了滚滚的浓烟,鬼子放火烧房,预作逃跑。我战斗指挥部首长立即命令准备战斗。八点左右,敌酋水源以一部向七祖院、大庄的独一支队阵地佯攻,掩护主力渡过慈河,利用河边的芦苇丛林作遮蔽,沿慈河南岸鲁柏山脚向东前进。贺龙师长综合各方面情况,分析了敌人一系列行动,认为其并没有发现我军位置,也未觉察我军伏击部署,顺原路南逃的可能性很小,故原来的决心和部署不变。但为慎重起见,令二团由冯沟里向长峪急进,以协助独一支队防敌南逃。八时许,当敌先头部队经高阳庄进至冯沟里时,我二团一部早已抢先占领冯沟里及高阳庄之间的青阳山阵地,给敌人以迎头痛击。连续击退了敌人五次冲击,敌一部进占坡门口附近,又与我七一六团一营遭迂,展开激战。十时许,敌全部进到冯沟里和坡门口地区,并向我二团阵地猛攻,企图抢占有利地形。我守备分队英勇抗击,经多次反复冲杀和血刃格斗将敌击退。此时,我七一六团三营正由北向南攻击,我二团主力也已从长峪方面赶回,同冀五团一部由南向北进攻,独一支队尾随敌人由西向东进攻,对日军形成了包围。敌抢占高阳庄、冯沟里、坡门口等村庄和附近高地组织抵抗,以一部兵力由冯沟里附近过河占领南台头以西高地,一部兵力由高阳庄向二团三营青阳山阵地进攻,均遭我顽强阻击。七一六团三营向寺家庄以南进攻,大量杀伤敌人;一营据守的阵地,是伸向慈河的一个光秃秃的小山包。它象闸门一样死死地卡住了敌人东逃去路,对敌威胁极大,敌人为了夺路逃跑,以两个中队的兵力向这个小山包发起了激烈的争夺战,我一营从中午一直打到下午四点,先后向敌人发动了四次冲锋,进行了三次肉搏。五团十二连也伺机助战,大批的鬼子被压在河沟里,拥挤在一块,火力发挥不出来,又无处藏身。而据守在北山上的我军部队,则越战越勇,以猛烈的炮火狠揍敌人,敌人一批批倒在淤泥里,最后只得固守坡门口、高阳庄、冯沟里三村及附近高地顽抗。为加强进攻之力量,我指挥部调第四团去坡门口,从七一六团和二团之间加入战斗。
这时,老乡们翻山越岭从四面八方来到我军阵地送饭送水,有的冒着弹雨背伤员抬担架,群众的热情给了部队以很大鼓舞。战士们借着月色掩护轮翻袭击敌人,日军几次企图突围,都被打了回去。
这天,敌从灵寿城向慈峪增兵三百余人,十六时,慈峪之敌八百余人向南、北伍河、柏头山我之阵地进攻,企图接应坡门口、冯沟里之敌突围,遭我军七一九团等守卫部队的英勇抗击,敌在占领了南、北伍河后,在柏头山与我军相峙。
黄昏后十九时,我军对围困于坡门口等村之敌从四面八方展开猛烈攻击,将敌分割、切截。战至二十三时,日军控制的阵地除坡门口、冯沟里两个村寨外全被夺占,我军并一度冲进这两个村子里进行巷战。敌混乱不堪,但我因手榴弹发潮打不响,只好撤到村外补充武器,暂时与敌形成对峙。
二十九日拂晓,被围日军待援无望,遂向冯沟里以南突围,窜上鲁柏岩西侧高地。七一六团、独一支队及二团展开平行追击。为先敌夺占鲁柏岩山制高点,师部急令四分区五团从沙湾进万寺院地区堵截。四团进至沙湾,拟阻击向沙湾逃跑之敌和慈峪之敌北援,敌人所占的那个山头,长不过一里,坡面宽不过五十步,南北两侧为悬崖峭壁。在光秃秃的山崖上既无掩护,又无依托,我军从西面八方集中火力猛烈射击,敌人应着枪声成批倒下,有的连人带马滚下山崖。此时,敌人的骡马、辎重和重火器全部丢掉了,活着的敌兵也只有二三百人。十三时,我各部均接近敌人,炮兵也运动到山上,先以炮火给敌以大量杀伤,尔后发起冲击,七一六团、一支队和四分区五团一部曾占领前沿阵地,敌在飞机支援下,集中兵力向我实施反冲击。下午六时许,敌机三架前来空投粮食弹药,有一半落入我军阵地。
这天的黎明,柏头山阵地一度失守,上午,七一九团和京北营、八区队发起反击,将敌赶回南、北伍河,夺回原有阵地,下午,敌又增来二百余人,坦克三辆,虽曾数次向我守备队进攻,但均遭顽强阻击,毫无进展。
黄昏前,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亲到阵地前沿观察敌情,下达了总攻的命令。十九时许,七一六团二、三营分别由东南和西北向方进攻,二十一时占领敌阵地制高点,敌向万寺岩沟内溃逃,被我独一支队和五团堵截,大部被歼。由于天黑,少数残敌漏网逃到沙湾,三十日也被四团、分区五团、民兵游击队截歼。至此,水源所率进犯陈庄之敌全部被歼。慈峪之敌,在柏头山连日同我作战伤亡很大。三十日七时,敌除留一部兵力在南、北伍河牵制我军外,主力转向沙湾,企图接应残敌南逃,被我四团阻击。十六时,敌知其主力已被我歼灭,怕再被围歼,急忙经慈峪退回灵寿。

陈庄之战战斗结果

陈庄战斗,是在鲁柏山区进行的一次规模较大的山地歼灭战,经六天五夜的激战,将敌全部歼灭。这一战役共击毙日寇包括少将“水源旅团长”、“田中大队长”、“川骑、北村中队长”在内的一千五百余人,缴获日军大量轻重武器和弹药装备。我军亦付出了一定代价。伤亡五百余人,在战斗中中共党员英勇奋战,有三百八十七人负伤或为革命献出了生命。占这次伤亡人数的三分之一。

陈庄之战陈庄之战的意义

编辑
陈庄战斗的胜利,粉碎了敌人秋季扫荡,给敌人“将战争重心移向敌后,对解放区战场实行军事扫荡为主的战略方针”一个严重打击。陈庄战斗的胜利是以几百个共产党员和英勇的八路军指战员的鲜血换来的,陈庄战斗的胜利说明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最忠诚于民族解放事业,忠诚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决抗日到底的。有力地粉碎了国内顽固派、投降派、反共分子制定摩擦、分裂团结的可耻阴谋。

陈庄之战战绩

编辑
此次战斗,第120师伤亡557人,共毙伤日军1280余人,俘日军2人,俘伪军12人。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 战争 历史 军事事件